【江周/枪浪】惊鸿一瞥(160214贺文)

雷点:
账号卡和主人性格不太一样。
魔剑士借DNF的阿修罗设定。
OOC,时间线混乱,傻白甜。

—————
1
一枪穿云第一次注意到无浪的时候是第六赛季开始不久。
团队赛,轮回对贺武。
他侧身躲过对方主攻手的进攻,收下双枪,换成狙击枪。绝杀在即,突然视角一明。
不好。
这一枪最后没有发出来——被一记漂亮的圆旋波动剑拆了。一枪穿云浪费了这个大招,在被操控的状态下转了转视角,视线中多了一个人影,一个魔剑士,叫无浪。
他没有想太多,立刻又集中注意回到战斗上,长风衣在俯冲、跳跃中扬起,双枪吐出的火舌无情地扫射着敌人。
魔剑士不是个主攻手,他只负责在队友攻击的间隙中补刀,但他的预判和布局,确实可以给对方造成很大的压力。
一枪穿云也可以,用他凶猛的火力线。
云山乱、残忍静默和吴霜钩月都不太跟得上节奏,很快被击杀。一枪穿云皱了皱眉,继续向前冲,突围。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这场战斗中的主角,分明只有他和他。
比赛结束后,笑歌自若悄悄跟他咬耳朵:“一枪,很注意对面那个魔剑士?”
“嗯……嗯?”一枪穿云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旋即反应过来自己被看透了心思,“不,我只是觉得他很强。”他现在的持卡人话少的很,但不代表脱离操作的一枪穿云也是个话废。
“你也觉得很强啊。”笑歌自若把十字架一背,摸了摸下巴,“把他弄过来,下赛季跟你搭档?”
一枪穿云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然后他们就没有再遇到。
他有点遗憾魔剑士是一个以视力换取战斗力的职业,他看不见他,他却……
惊鸿一瞥,一见钟情。
2
轮回是个很奇怪的战队,有着很强的选手,和糟糕的配合。那个实力很强的队长又不太爱讲话,说实话,有点棘手。
江波涛是这年的新人,靠着缜密的心思和务实的战术从贺武训练营中脱颖而出,加入了职业选手的行列。由于江波涛自来熟的个性,前辈后辈都跟他相处的不错。贺武是个挺中流的队伍,一般季后赛结束,今年的比赛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尽管已经借着新人的战术,默默地击倒了不少队伍,战绩也比往年略有起色,贺武的队长好像还是觉得不足,不过也指导得用心:“你这样不行,要形成自己的风格,你看蓝雨的喻文州、嘉世的叶秋……”
还没厉害到那种程度啦。江波涛打了个哈哈,依旧布置战术。
真正碰上周泽楷的时候,江波涛却发现这个人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懂。战场上相当强硬的气场,在场下却分毫不见。
对轮回团队赛是输了。即使江波涛发现了倪端,击杀了明显跟不上节奏的敌人,但一枪穿云一往无前,令他精心布置的战局全盘崩溃。
离开比赛席时选手列成两列相互致意。轮回的队长在最前端,贺武的新秀在最末端,两人最晚相遇,交流的时间却最长。
 “你很强哦。”江波涛最后说,“希望下次能再见到你。”不过不要再对上这家伙了。
“嗯。”寡言的队长看起来心情不错,弯眉抿嘴一笑。
不可思议,毕竟轮回的队员和队长之间都少有这么长的沟通。
江波涛也觉得不可思议。
贺武被淘汰过后,轮回也没走多远,离开了赛场。当晚江波涛收到了一个陌生的小窗:“少年,有兴趣到轮回来吗?”他看了下好友列表——没找到;在职业选手群里又翻了一会儿,发现了“【潜水】笑歌自若”,又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轮回的治疗。
江波涛突然想起那日退场时,那人弯眉抿嘴一笑,一双眼眸灿若星辰。
“好啊。”他敲下。
惊鸿一瞥,全盘崩溃。
3
十二月份时赛季进行到一半,冬季转会窗也通常是这时候开。江波涛没再多犹豫,就转去了轮回。贺武的队长有些忿忿,但没有阻拦——这样水准的新人,也不算特别少见。
十二月的S市倒还是冬天,冷得很。江波涛把长长的围巾在脖子上又绕了几圈,进了轮回俱乐部。当时还有三个人,轮回的经理、轮回的队长和轮回的治疗——方明华。
经理就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方明华倒是很熟络地搭起线来。
两人对望一眼,都笑了。
“我是江波涛,今后就要成为轮回的一员啦,多多指教哦。”
“周泽楷。”
“可以叫你小周吗?”江波涛有点期待地看着他未来的队长。
“嗯。”长相精致的青年点了点头,神情挺认真。
这赛季结束以后,江波涛和他的新队友已经混得相当熟了,当他被任命为轮回的副队长的时候,谁也不意外。他素来善于洞悉人心,战术素质又高;场下为人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没有哪点不讨人喜欢。
倒是周泽楷有些抑郁。他有点明白江波涛是怎么回事了。
每个赛季的比赛结束后,各个战队都开始复盘。轮回的战术体系以周泽楷为中心,由江波涛和周泽楷共同负责。
训练室里只有角色的光影和声效,以及两人交替的呼吸声。
周泽楷一抬头,那张侧脸撞入眼中,温柔得无法言喻。
4
比较意外的是无浪。虽说有一个相当热情的自来熟持卡人,脱离了操作以后,蒙眼的魔剑士倒是显得几分阴郁。
无浪的其他四感倒是敏锐得很,丝毫不出差错。
笑歌自若靠在十字架上,专心致志地看着云山乱和吴霜钩月绕着无浪各种神走位。
——然后毫不留情地被波动剑扫倒。
“你跟你的主人不太像。”笑歌自若指出。账号卡和主人之间总要有一定的默契,性情一般都差不多。
无浪沉默。半晌,他说:“你搞错了。”手中的短剑收回,没有再战斗的意图,“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位才是吧。”
“诶?”小刺客从牧师身后瑟瑟缩缩地探出个脑袋。笑歌自若揉了揉残忍静默的脑袋,让他闭嘴。
“待在树上做什么。”
伴随着一声轻笑,一枪穿云落地,几乎没什么声响。“什么时候发现的?”
“不瞒你说,刚才。”
“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一枪穿云说,“可以做我的搭档吗?”
无浪怔了下后很快回答:“悉听尊便。”
然后他被揽进一个陌生的怀抱,浅浅的吐息喷在他的颈侧。
自己一个板甲职业,挣脱这个怀抱并不困难。
但他听见属于枪手的声音:“那和我在一起怎么样?”
5
二月初遇上春节,联盟休赛。
飞机上江波涛开着平板复盘,周泽楷凑过去,头一歪,懒洋洋地靠在副队长的肩头。——这个动作明显已经做过很多次,一点也不突兀。
视频中的王不留行和冬虫夏草定格,江波涛侧过脸,撩开周泽楷略长的刘海,轻轻啄了一下他的额头。
在S市落脚以后,江波涛还是戴着他转会那天戴着的那条围巾,只是围巾的另一半,已经绕在了周泽楷的脖颈上。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谁也没看错。
Fin
——————

总体和情人节没多大关系。

 
评论(7)
热度(48)
© 一方星尘|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