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选择性失明

一如既往地OOC和狗血。

提前一个月的生贺。

以及,高考加油。

总会好的。

—————


芒刺在背,如坐针毡。

方士谦在脑海中翻阅了荒废已久的成语辞典许久,终于找出两个最适合形容他现在的感受的词汇。

自总决赛过后,他发现王杰希一直在盯着他看。每次回头,他都能正好对上一双毫无波澜的眼睛。

非常专注地。甚至有几次出神到差点平地摔。

这赛季冠军不是我们吗!你作为队长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就算你不高兴!看我干啥啊!我没放生你啊!

鉴于王杰希的眼神杀伤力过大,方士谦也不禁开始审视自己。

最后终于忍无可忍。

“你老盯着我干嘛?”

王杰希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游离了一圈儿,好像不知道往哪儿放似的,最后又落在方士谦的身上。

“别看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王杰希还是盯着他的副队长:“我看不见了。”

方士谦伸出剪刀手意思意思在他跟前晃了晃。

“这是几?”

“二。”

王杰希无比精准地掐住眼前晃来晃去的手腕,推到一边。

“你逗我呢?这不是看得见?”

“听我说完……”王杰希的呼吸有点急促,“我好像,只能看见你。”

方士谦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抖了抖。

这不是小姑娘看的书里头最喜欢出现的句子吗!眼里只有你之类的。

况且平素不拘言笑的微草队长,说起这话时倒真有那么点那么回事。

可我不想当王杰希眼里的人啊。一大一小,多难看。方士谦冷酷地想。

“你当真?”

虽然这种话怎么听都不靠谱,但这两三年相处过来,他晓得王杰希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

王杰希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杰希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大概是团队赛刚结束不久,要退场的时候。当时以为只是闪光灯太刺眼。”

“就这样?”

“就这样。”

方士谦开始在只有两个人的屋子里来回踱着步。

如果这里有第三个人,大概会看到王杰希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着方士谦的脚步。

“别转了,头晕。”

方士谦停下来,满脸的不高兴。

“你知道记者招待会一会儿就开始吗?”

“嗯。”

“你就想这样去?”

“微草第一次夺冠。”

王杰希理直气壮地回答他。

方士谦想说他两句,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变成了一声叹息。

“好吧……”

“待会听我的话。”

方士谦被自己的台词吓了一跳,但他的小队长好像并没注意到这点似的,听话地答应他。

“好。”

王杰希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特别热闹的场合。

失去了一种感官之后,其他的感官仿佛更加敏锐。相机的闪光,记者们错杂的声音,震得他的脑仁生疼。

“别老看我,往前看呐,摄像机在前边。”方士谦微低着头,在他耳后吐着气声。

王杰希一颤,闻言转了个方向,眼前只剩白茫茫的一片,刺目得难受。

“眼睛不舒服。”他依旧用气声回应,“而且,不看你,什么方向都一样。”

方士谦没应答他,错到他身前掰了掰什么东西。王杰希揣测大概是麦克风。

方士谦的手指把着底座,摄像机照不到。他就着这个姿势得意地朝着王杰希使了个眼色。

王杰希勾了一下嘴角,差点笑出来。

如果忽略王杰希找不到焦距而一片茫然的眼神,招待会并没有出什么大岔子。

不过自然有好事者,比如左宸锐之流劈头盖脸地把微草数落了一番。且怒斥了微草队长目中无人的态度。

左宸锐说对了一半,王杰希确实目中无人。不过不是因为骄傲,而是因为他只看得见方士谦。

某种意义上,这对两人来讲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还只是第一日。

“去看看医生吧。”

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生理机能一切正常。

“可能是心理作用。”

表情和张新杰一模一样的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地指向了精神科的方向。

好吧,既然不是眼残了,那就说明还有救。

麻烦随着夏休期的到来接踵而至。

有一个故事。

人处在一片空无一物的茫茫雪原中,眼睛没有落点。时间久了,眼睛不高兴,就看不见了。

而此时如果雪原中有一个暗色的目标,人们就会对它格外珍重,以看得见它来证明自己没有失明。

王杰希不得不承认他不大想让方士谦离开自己的视野。

这导致两人形影不离的时间要比过去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

即使看不见,他还能听到队友的议论。“队长和副队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之类的。

他不排斥队友关系发展得融洽。但方士谦看起来不太乐意和他长时间地待在一起。

他没有提出离开,但王杰希从他的表情里却可以窥见倪端。

王杰希发现自己从没有在一个人身上投入过这么多的注意力。

这不能怪我。王杰希想。只是因为我只能看到他而已。

方士谦又一次在王杰希令人毛骨悚然的注视下停下了收拾行李的动作。

王杰希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怎么了?”

“我夏休不回去了。”

王杰希茫然了一下,立即明白了什么。

“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方士谦坐到他旁边,王杰希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循着他的动作转。

看起来就像把他以往用在荣耀上的精力都用在看我一样。

方士谦想。

以往的夏休期,除了和队员公费出游,王杰希不是在复盘就是在写战术,偶尔换个马甲去网游里转转。

不过显然这三件事他现在都做不了。

纵使方士谦为人坦率放荡不羁,也不代表他神经大条到没发现和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在以可见的速度日益消沉下去。

断送电竞选手职业生涯的两大意外:手伤和眼伤。

方士谦牵着王杰希微凉的手指一边帮他做手操,一边担心他会就此离开赛场。

太可惜了。

结果两人双双走了神。

“……小心楼梯——”

方士谦的话音未落,但显然已经迟了。王杰希整个人栽到他身上,两人顺势抱作一团沿着台阶滚了下去。

幸好夏休期俱乐部人少,否则“微草正副队一起滚下楼梯”定要成为头条。

方士谦手忙脚乱地从王杰希身上爬起来,惊魂未定地就去检查王杰希的伤口。

王杰希似乎摔懵了,任凭方士谦动作。直到对方抬起他的手的时候才想起撑着身子坐起来。

“我这样要怎么打荣耀。”

一个平静的问句。

方士谦的动作一僵,抬眼去看王杰希,正好瞥见他睫毛上一闪而过的水光。

漫长的沉默。

最后提出问题的人自己打破了沉默。

“如果下赛季前没有起色,我会选择退役……”

“不行!”

“方士谦,你又来了。”

王杰希一脸平静地截断他。

“当初前辈要走的时候,你也是这个表情。”

“情况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的。我留在微草并没有什么益处。”

微草,又是微草。

方士谦能容忍下王杰希,很大程度是为了微草的利益。

他本该接受这样的理由。

那你自己呢——

“你可以接任队长,训练营里有几个比较出彩的新人,可以在下赛季出道。”

“还有……唔!”

王杰希眼睁睁地看着面前那人扶着他的肩膀,堵上了他的嘴。

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别说了。”

“总会好的。”

他轻声说。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周遭的一切镀上一层浅浅的颜色。好像一层厚纱蒙在眼前。

只有将他搂在怀里的人的颜色格外清晰。

“总会好的。”

他喃喃地重复道。

TBC.

——————

【我有后续了】

 
评论(17)
热度(93)
© 一方星尘|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