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之前,你们都读些什么书?

今年的天津卷。

好吧。跑题了。

第二人称。

方王,伞修,隐隐约约的江周,其余心证。

——————


【蓝雨的场合】

你走进了蓝雨的训练室,几个队员们停下了闲聊,齐刷刷地看着你。

虽说荣耀第一脸是周泽楷,但蓝雨的选手们仪容也算拿得出手,被这样一看,你都感到有些耻。

“有什么事吗?”

“姐姐这样的打扮是记者吧?队长和黄少都在国家队集训哦所以只有我们几个,嗯,比较冷清。”

最小的队员从桌上跳了下来,热情地向你打起了招呼。

其实蓝雨有这样的孩子,也不怎么冷清。

“我是《电竞之家》的记者。可以采访你们吗?”

“好啊。”

“出道之前,你们都读些什么书?”

“出道之前,这个啊,很多啊,我都有点记不起来啦。什么《朝花夕拾》《格列佛游记》《西游记》《鲁滨孙漂流记》《骆驼祥子》《伊索寓言》《水浒传》《三国演义》……”

话音未落,你看着卢瀚文掰着手指就这样数了起来,隐约地从记忆里挖掘出一些东西。

“这个……”郑轩视左右而惊,惊讶地发现小卢读的一些书自己都没听说过,“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宋晓李远三人面面相觑,皆是一脸惊恐。

最后,宋晓很坚定地说:“其实小卢读的那些,我们上学的时候也有读的。”

呃,中考必读书目?


【微草的场合】

微草的训练室很整洁,不会给人不舒服的感觉。

“哟,记者。来采访微草啊?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你有点疑惑这个身材颀长的青年是何方神圣,定睛一看,真是某方神圣。

治疗之神!

“不用不用!方神您坐就好!——不不不,我是说,能不能顺便采访您?”

方士谦一扬眉,点了点头,环顾了一圈后辈:“我这样会不会很违和?”

“啊?”

方神没应答,变魔术似的摸出一件微草队服外套,随意披上。

其实,一屋的人都穿夏装,而方神您披着外套,更违和的。

你若无其事地展开了话题:“出道之前,你们都读些什么书?”

“我出道……我出道都多久以前了,你问我现在读什么书我还能讲给你听……”

你面无表情地翻了翻笔记本:“没用的,我们这次的主题是‘青春与阅读’。”

“噗!”梁方和周烨柏缺德地捂着嘴笑了出来。

方·二十八岁·不青春·士谦用一种称得上悲愤的眼神扫过他们:“青春不是年华,是心态!”

“下一个。”

柳非姑娘很坦诚地回答:“就是一些女孩子看的东西啊,耽……言情小说之类的。”

“训练营没什么书可以看啊,硬要说的话,你们的《电竞之家》吧。”

袁柏清讲了一半,突然转移了话题:“师父,我怎么觉得你这外套怪怪的?”

“偏小了吗?”

“肯定是长胖了。”刘小别嗤笑地吐槽前辈。

“是小了点,不过肯定不是因为我胖了。”方士谦随意地扯了一下,顿时队服上书写着队员姓名缩写的三个字母撞进镜头中。

WJX.

顿时一片寂静。

“怎么了?都不说话了?”

你觉得自己的上下唇像被施了禁言一样粘合在了一起,半晌才机械地站起身道谢离开。

“诶,等等,别这就走啊!”

你一脸漠然地回过头。

“待会是要去国家队吧,帮我带一句话。”

“哦。”

跟在你身后的摄像师痛心疾首地推了推你的肩膀:“你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你在心里痛呼。此时此刻你只觉得自己需要一副墨镜。


【轮回的场合】

江波涛笑得狐狸尾巴都翘了起来:“你来得晚啦,有点可惜啊,大家都出去旅游了呢。”

“那江副队您……”

“没事啦,不会让你白来的。我虽然不是在轮回出道的,但是大家出道以前发生的事情,我都大多知道呢。”

“比如像杜明,以前看了很多像《大O宰》《斗O大陆》之类的O点流小说。”

“吴启和泊远比较文艺啊,似乎很喜欢《O族》之类的,好像一直追连载追到完呐。”

“于念的话,他不常看书啊。大概还是对荣耀更有兴趣吧。”

“孙翔是后来转来的,他不肯说,我们也不大清楚。”

“你要问小周?——啊,小周是前辈啊,不好意思问嘛。你不是还要去国家队,问他本人就好啦。”


【霸图的场合】

韩文清沉着脸考虑了很久,连眉毛都拧了起来。

你觉得有点腿软,正想说没有就算了。

霸图的队长却在此时坚定地抬起头:“《青岛日报》算不算?”

“…也算的。”

……谢天谢地,没说《电竞之家》。


【兴欣的场合】

魏琛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那烟居然就燃下去半管,没再冒起火星过。

这位前辈咽下了那口烟,指了指兴欣其他队员的方向:“老夫读书少,你问问他们那些年轻人。”

罗辑、安文逸和关榕飞坐在一块儿,面前码着一叠几乎要遮住他们身影的书和草稿纸。

不…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吧。

包荣兴……包荣兴选手……包子……

哦。

莫凡的蜷在最边上的沙发上,毫不受影响地看着一本书。

得来全不费工夫。

你指引摄影机从他面前掠过。莫凡选手抬了抬头,又面无表情地埋回书中。

什么书呢?

《发条橙》。

“唐柔选手,您出道以前都看些什么书呢?”

战斗法师刚结束一局战斗,短发姑娘摘下耳机,有点茫然地看着你,神色中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你说我吗?”唐柔微笑着说,“你想听什么类型的?”

你在这深不可测的笑容下竟然有点退缩:“挑一本,你比较喜欢的?”

“我比较喜欢有剧情的。”唐柔从容不迫地说,“比如,我上学的时候很喜欢《冰宫》。”

一个很冷僻的名字。

你觉得有点热,谢过唐柔以后转向了兴欣的老板娘。

“我也要吗?”

“多多益善嘛。”

毕竟这样的话没办法向老大交代啊。

“我看的书很杂的。比如像《围城》,里面有的句子很好。”陈果不好意思地笑笑,“还有《瓦尔登湖》《吕蓓卡》什么的,话说回来,现在我都很少看书了。”

一记直球。

“毕竟老板娘也曾经是N大的预备役嘛嘿嘿…”

好吧。

你们赢了。你冷酷地想。


【国家队的场合】

叶修叼着根烟,懒洋洋地对喻文州递了个眼色:“你们先讲吧。”

“老叶,你不会是没得讲吧?”

“我?没得讲?呵,哥是怕说出来吓坏你们。”

“那就从我开始吧。”喻文州人畜无害地对着镜头微笑。

“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压力挺大的,所以睡前会有看书的习惯,《鬼谷子》一类的,但是我带的书少,总是会被埋没在少天的闲书里面。”

“队长你不能这么说我我看书本来就是消遣嘛!”黄少天不满地抗议道,“而且而且!那也不都是闲书啊。”

“对,还有五年中考三年模拟。我很好奇啊,少天带这个进来干什么?”

……

“对了,王队,有个人要我给你带一句话。”

王杰希一挑眉,用一对大小分明的眼睛盯着你。

“After all this time? ”

王杰希有点惊讶,但回答毫不犹豫。

“Always.”

这种别人接上正负极,自己充当导线和电灯泡的感觉是什么!

唐昊和孙翔口味相似,都偏好主角特别diao的中二起点流小说。(“但我不喜欢那个‘蝴蝶O’写的《全O高手》啊!”)

苏沐橙和楚云秀口味相似,都偏好名字又长又文艺的青春疼痛文学。

李轩不愧是第一阵鬼,对《鬼O灯》《盗O笔记》之类的书颇为热爱。

张佳乐表示少年时的自己和孙哲平都是狂热的科幻爱好者。

方锐转了转眼珠:“《杏花天》?《人间乐》?”

虽然这些名字听着挺文艺,但这样下去,《O瓶梅》也要出来了……

你不忍地别过脸:“这段字幕删掉。”

战术大师之所以成为战术大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阅读量比较大,而且看的书多半比较正经。

肖时钦和张新杰接连表示自己也读过《鬼谷子》。

《三略》。喻文州不服。

《六韬》。张新杰。

《将苑》。肖时钦。

《守城录》。

《三十六计》。

《孙子兵法》。

……

叶修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装逼,到最后敲敲桌子:“行了啊,都停停。”

“对了,叶神您……”

“喏。他们上面说的那些……”

“都读过?”

叶修不屑地瞥了你一眼:“背过。”

你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向冯主席要一些药。

最后你转向了一直坐在角落里的看似没什么存在感的少年。

“想不到这家伙肚子里这么有墨水。”

你把话筒递到他的面前:“那你一般都读些什么书呢?”

“我吗?”少年有点惊讶,“你在跟我说话?”

你本着不落下一个人的心态点了点头。

“我嘛,家里穷,没书读。”

“所以都不看书吗?”

他的眼神居然有一种莫名的怀念:“唔,偶尔会去书店蹭一两本。”

你笑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窃读”吧。

“那都看些什么呢?”

古典名著?哲学?

“很杂啊。你既然是荣耀的记者,应该知道银武吧?”少年的笑容里带着点自豪,“为了设计银武,我就比较喜欢有关空间几何和建筑设计类的书。”

你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国家队果然没有一个人好对付。

“那么有没有什么比较满意的成果?”

“肯定是有的啦。既然这么有缘分,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最满意的作品就是——”

“记者小姐,你在和谁说话?”

你回过脸,看见一脸慵懒地叼着支烟的领队。

你有点讶异地去看那少年,正好见到他朝着叶领队弯眉眯眼,嘴角扬起,露出一颗虎牙。

“没谁。我在看刚才的录像。”

FIN.

——————
















想了想还是加上注释。

·以上的书名都是真的,被打马赛克的部分大家都懂。

·青春不是年华,是心态!:引自《青春》(塞缪尔·厄尔曼)。

·《杏花天》《人间乐》:古代老司机开车产物,与《O瓶梅》属于同类。和黄少天张佳乐没有直接关系。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出自少年王杰希的睡前读物《哈利·波特》。不过已经脱离了本意。

 
评论(37)
热度(222)
© 一方星尘|Powered by LOFTER